微信公众号
深哈合作项目联系我们
首页 > 资讯中心 > 深哈动态 深哈动态

黑土地乡村电商进化之路

时间: 2021-01-05来源:哈尔滨新闻网

 21岁的王子嫱没心思过圣诞节,“飞”去南京参加电商培训,将更先进的理念带回冰城;在互联网行业摸爬滚打10年的郭义明,一个偶然的机会转身拥抱乡村电商培训行业,带“富”一个县;张清莹打造了集指导、策划、培训、管理、融资等协调服务于一体的电商培训平台……

  近日,国家级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县再次启动申报工作,着力强调农村电商培训机制。记者从省商务厅了解到,2014年至今,黑龙江省有36个县(市)被评为电商综合示范县,仅今年前10个月,6批、31个示范县(市)就培训“网农”2.46万人次,带动2328人就业。

  农村电商培训在龙江大地遍地开花。透过一群年轻培训师的眼睛,我们可以梳理出黑土地上电商进化之路。

乡村电商主播推介农产品。

  投身培训“蓝海”,给农民开起“村头分享会”

  2006年,哈理工大学毕业后,郭义明在哈市一家互联网公司找了份运营工作,后来和几个朋友开发旅游网站,事业做得风生水起。在互联网行业摸爬滚打的第十个年头,一个偶然的机会让他进入了乡村电商培训行业。当时,冰城农村电商行业还是一片蓝海。

  “第一次培训,很多老乡家里连电脑都没有,培训也坐不住。我就编各种段子吸引他们注意力,唠家常,还真有效果。”为了更接地气,郭义明索性给“培训会”起了个别称“村头分享会”。

  然而,光讲课不行,“实践”才是最好的老师。村民们真正了解电商是从“代购”开始的。村里谁家要买电视,郭义明就主动帮村民在线上下单。买完后,发现比在县里商场买便宜好几百块。一来二去,乡亲们都来找郭义明帮忙买家电和电子产品,得到实惠的村民口口相传,认识到电商的好处后,开始“寻思”不能光买,能不能咱也卖点啥呢?

  就这样,郭义明正式开启了他的乡村电商培训生涯。那时,他的主要工作就是培训各村电商服务站站长、企业带头人,教给大伙如何让千里之外的网友知道咱种的大米好吃,拍照片、修图、做文案……基础环节都是手把手教。接着是开“微店”“网店”,拍摄短视频段子,教学内容五花八门。

  村民王喜回忆,2016年他初次“触网”,用手机赚钱更是闻所未闻。培训师为村民们搭建了销售平台,村民注册后转发链接给好友,假如有人下单乡里的大米,王喜就可以从中赚取一定的佣金。他把天南海北的好友拉进群,给人讲解、试吃,口碑慢慢建立起来了,第一个月赚了300元、第二个月赚了700元……

  今年,王喜做了家“微店”,专卖方正大米,大米远销海南、广州等南方城市,他说:“搁在4年前,那真是想都不敢想。”

  王喜的经历是农人向“网农”转变的缩影,从线下到线上,短短几年间,电商培训让冰城农民的卖粮方式经历着前所未有的改变。

  “新网农”出道,特色馆销售突破2000万元

  在方正县,最多时有5名电商培训师同时活跃在各村。大家从城里来,每日吃住在县里,几乎完全适应了原本陌生的乡村生活。经过长时间培训,方正县67个行政村,每个村的电商服务站站长都从“小白”变成了“成手”。

  2016年,在站长们的助力下,郭义明在苏宁易购建立特色馆,先后将方正当地各个村、乡、镇的农产品高效整合,特色大米、剪纸、饮料等产品都搬到线上进行销售。宝兴乡王家屯新龙米业的销售经理王德龙清楚记得,过去每次往北京等地发大米,要从乡里开20分钟货车到镇快递点,光短途运输费就要七八十元,一趟送四五百袋大米,每袋运费10多元。

  高昂的物流成本让王德龙每次发货都胆战心惊。虽然经过培训,他的电商意识已经提高了,但一想到接近大米价格一半的运输费用,王德龙迟迟不敢行动。不仅王德民,这几乎是当时村民对线上卖货最大的疑虑,“全掏快递费了,那还挣啥钱”。

  得知此事,郭义明开始一家一家找快递公司谈价。最后,快递费被他“砍”到贴地皮儿,不但只有以前的一半,还可以免1元钱的纸箱费,快递也开始上门取货了。每天发500袋大米,光运费就能省4000多元,一年更是不小的数目。

  成本极大压缩,企业有底气做促销,线上销量也陆续“跑”起来了。“人找货”的模式省去了对接市场的人力成本,更多企业眼见电商确实能带来“真金白银”,纷纷“入伙”。

  不到半年,方正特色馆上线产品由10款激增到120款,企业从最初的5家发展到几十家。2016年,方正特色馆销售额突破2000万元大关。有村民说,这是县里第一次聚在一起干电商大事儿,年轻的培训师们“带富了整个县”。

  4年过去,新龙米业的工作人员仍每周末都参加一次培训会,学到的电商技巧在企业搭建的营销平台上发挥了重要作用。他们胆子也更大了,一口气发2000多袋大米引流,“王家屯寒育1981”短视频账号运营70多天,就攒了48.5万粉丝,一条爆火的短视频带来几百袋大米的销量。初试水,企业对这个成绩“很满意”。

电商培训师郭义明为农民上课。

  南下“补课”冰城取经者的生活常态

  瞬息万变的互联网江湖,知识迭代的速度惊人。2020年12月25日,还在读大三的王子嫱没心思过圣诞节,而是“打飞的”去南京参加电商培训。

  为期3天,学费2980元,忍着腰疼一天坐满9小时,学习“农村直播带货”“三农类型短视频运营”……在南京国家农业高新技术产业示范园的大教室里,坐着40多名企业“一二把手”,来自五湖四海,平均年龄30多岁。

  与王子嫱一样,现在,飞去杭州等电商产业发达地区学习最先进的理念、技术也成了郭义明、张清莹的生活常态。

  2018年以后,以淘宝为首的传统电商向短视频时代进化,乡村电商培训也将短视频与直播作为重点内容。“以前自己也刷短视频,看个热闹,并不专业。”王子嫱说,通过几次培训终于摸到脉,之后要回县里跟公司280名员工分享所学。

  以前为了卖大米,商家往往在短视频中尽可能地展示自家大米加工厂设备有多先进,卫生管理有多严格,短视频成了视频版的淘宝展示页面,商业信息覆盖了内容兴趣点,流量容易出现断流。

  经过南下学习,哈尔滨森鸿源农副产品公司相关负责人陈媛意识到短视频营销窍门在于捕捉流量,短视频的制作初衷是给用户带来快乐,建立信任,用有趣的内容抓住用户眼球,视频中甚至不需要有任何广告信息展示,连一个LOGO镜头都不用出现,最终也会实现流量变现,这就是新时代电商营销的典型特征。

  向先进地区汲取养分,不断的学习与成长,将这些新理念因地制宜地应用在黑土地上,正在成为新时代冰城农村电商培训一个最显著的特征。

  农业强百业旺 电商培训师转变为产业服务者

  张清莹是方正县电子商务产业园运营经理。与几年前单纯帮助企业打开线上市场相比,如今她的工作内容有了更多内涵。

  “电商产业园区入驻了各种类型的企业和创业者,业务不同,需求也千差万别。比如对于从事种植业的创业者,会为他做电商销售方面的培训,而对于农业科技方面的创业者,培训更侧重帮助其对接相关的农业科创基金和投资人,帮助他们掌握政府对于小微科技企业最新的扶持政策、申报相关资质等。”张清莹说。

  4年前,方正县作为物产丰富的农业大县,其电商环境还处于起步状态。4年过去,方正县的电商产业园区已形成了集指导、策划、培训、管理、科技、财务、物流、融资等全方位协调服务于一体的电商培训平台。

  小样儿的春天东北特产店在淘宝电商“双11”期间卖出300多缸咸菜。现在,负责人李琛璨正筹备开一所电商培训学校,针对企业和个人进行生产加工、网络销售、短视频营销、法律咨询等全方位培训。

  2020年11月12日,经过近6个月的筹备,宾县农产品融媒体孵化中心成功揭牌,作为项目负责人,傅广洁现场分享了“直播+电商+孵化+扶贫”的新媒体电商精准扶贫新模式等内容。

  “随着乡村产业升级步伐的加快,哈市农村产业结构正朝着多元化、多层次的形态发展。同时,乡村电商培训行业也从曾经帮助企业和创业者卖农产品的角色向产业服务者的角色转变。”在方正县电商办主任裴挺国看来,教会农业企业和创业者解决在研发、生产、销售等各环节的一系列问题,推出配套解决方案,已经成为乡村电商培训行业进化最显著的时代标志。

  本稿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