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区县数据汇报联系我们
首页 > 资讯中心 > 媒体聚焦 媒体聚焦

40年“粮改”路浓缩冰城40载沧桑巨变

时间: 2019-01-07来源:哈尔滨日报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储粮设施

哈市现代化储粮设施

改革开放走过40年,哈尔滨人的生活经历了从吃不饱到吃得好再到吃绿色、吃健康的沧桑变迁。走过40年峥嵘岁月的冰城“粮改”就是哈尔滨改革开放40年辉煌成就最生动的缩影。

40年来,哈尔滨粮食购销体制从高度计划向放开市场转变,从凭票供应向自由购买转变,从高度集中的垄断经营向百家争鸣的商品竞争转变,粮食部门从刻板的行政监管者向为所有涉粮企业服务转变……

时间的年轮印刻着奋斗者的足迹。40年来,黑土地上种出的每一粒米、榨出的每一滴油,不仅是哈尔滨发展奇迹的注解,更是哈粮人接续奋斗、上下求索筑成“天下粮仓”的明证!

盘点粮改之路

从1978到2018“哈粮”的变与不变

改革开放40年来,冰城粮食流通领域的改革从未停止过。长期在哈市粮食系统工作的市粮食局孙书庆,是冰城粮食流通体制改革发展的见证者。他回忆,上世纪70年代初,农民每年要向国家交公粮,剩下的粮食当作口粮,日子过得紧。改革开放后,粮食产量开始提高,到了1993年,哈市彻底取消了统销制度,市民不再为吃饱发愁了……

透过哈市老粮人的回忆,可以梳理出改革开放40年期间,冰城粮食流通体制的变革路径——从计划经济到计划与市场经济并存的“双轨制”再到市场经济体制的过程。

“从不打白条、敞开收购、顺价销售,到现在的市场定价、价补分离”,在市粮食局局长师逸看来,冰城粮改之路就是一条逐步开放粮食市场、放开粮食价格、放开经营和加强改进政府行政监管职能的改革过程。随着改革进程的深入和粮食生产力的提升,哈市粮食部门也从原来的注重粮食囤积和保证储备供应充足,到如今更加关注品牌创建和粮食流通。

“2016年国家对玉米取消临储政策,实行市场定价、价补分离,哈市粮食流通的特点凸显出来,粮食产业不再仅仅局限于不降等、不短量、优品质,更多的是要体现到去产能、去库存、降成本、增效益、发挥市场的资源配置作用等要求上来。而这些目标的实现,都是通过粮食部门紧抓流通环节来实现的。”市粮食局局长师逸说。

从改革开放之初,物质短缺时代,冰城粮食产品可以说是皇帝的女儿不愁嫁,到如今,哈粮凭借“中国优质稻米之都”金字招牌热销南方乃至国际市场。站在1978年和2018年两个历史节点,“哈粮”供不应求的市场地位没有改变,改变的是冰城市民的生活水平,粮食市场从供给不足到各类产品百花齐放的市场形势以及哈市粮食部门从重权力、重政策管理到重品牌创建、重市场开拓、重营商环境改善的行政方式。

市场化转轨

粮食购销从计划到市场资源配置更趋合理

计划经济时代,市民买粮唯一的供应渠道就是国有粮店。各城区设1个粮管处,粮管处下设粮管所,粮管所在居民区设粮店,粮店按计划、品种、数量向居民凭票供应粮油。1978年,伴随着我国农村经济体制改革大幕的拉开,哈市粮食购销逐步从统购统销向议购议销过渡。这意味着,在完成国家征购任务后,农民可通过集市进行少量粮食、油料等买卖,粮食部门也可以议价收购和出售。冰城粮食经营开始从计划向市场过渡,粮食销售开始从国家垄断向市场竞争过渡,粮食销售开始从国有粮店一枝独秀向实体粮店和电商平台的百家争鸣过渡……

市粮食局的史料显示,1979年哈市粮食集市贸易和议价粮油经营恢复。彼时,全市7个区各设1家粮店经营议价粮油。这是哈市粮食市场化改革的序章。

到了1985年,随着改革的深入,我国取消了粮食统购政策,改为合同订购。改变了由国家粮食部门计划收购、计划供应的体制,哈市粮食经营由此进入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并行的“双轨制”。那时,外贸部门、供销社、乡镇企业和个体经营者都参与到粮食经营中。多种经营渠道的建立,进一步打破了国有粮店一家独大的局面。

此后几年,改革开放激发的发展动能加速驱动着冰城粮食生产力水平的跃升,同时,冰城市场经济体制也在这些年内快速确立和完善。

1993年我市粮油市场全面放开,从此,哈市国有粮店销量下降,粮食市场多渠道流通,多种方式经营竞争激烈。如今,冰城百姓买粮的方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全市各大商场超市、社区仓买便利店,随时、随地、随意就能买,甚至掏出手机点几下,成袋的大米白面就给你送到了家,而国有粮库已经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逐步退出了历史舞台。可以说,改革开放的40年,是冰城粮食购销市场向统一、开放、竞争、有序轨道发展的40年。

市民粮票记忆

从吃不饱到吃得好再到吃绿色吃健康

冰城粮食体制的改革映射在市民生活中,体现为从饿肚子到“吃饱”再到“吃好”的转变,映射在市场的维度则体现为从“保供应”到“保丰富”的转变。

从1955年开始,哈尔滨粮食开始实行凭票供应。市民王阿姨家住香坊区,今年已经68岁的她,至今仍清晰地记得年轻时掐着粮票排队买粮的日子。

“那时,每人每月20多斤口粮,凭票定量供应,即使有再多的钱没有粮票也买不到粮食。那时饿肚子是常有的事。”王阿姨回忆,那时她家的主食是大饼子、窝头,只有在过年时才偶尔能吃上大米、白面等细粮。

1985年开始,国家取消了农产品统购统销制度,这一举措极大激发了农民生产积极性,冰城市民餐桌逐渐丰盛起来。告别粮食短缺的哈尔滨,在1993年彻底挥别了粮食凭票证供应的时代。

改革开放40年后,像王阿姨这个年龄段的冰城老人们从箱子里偶然翻出尘封已久的粮票,不禁感慨万千,如今餐桌上翻天覆地的变化见证着冰城人幸福指数的提升。

“看!这大米是富硒的,那个面粉是包饺子专用的,还有这个玉米,五颜六色的据说富含花青素可以抗衰老。”王阿姨指着自家的橱柜如数家珍地向记者念叨着如今餐桌发生的变化。

“如今每次孩子们回家,都给我带绿色食品,大米、白面包装袋上都是绿色、有机食品标志的,豆油是非转基因的,还让我玉米油、花生油换着吃。”王阿姨说,年轻时为吃饱发愁,如今更多考虑的是如何吃得既营养又健康。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哈市粮食产量不断提高。粮食平均亩单产从1978年的360多斤提高至2018年1000多斤。40年来,哈市粮食总产量翻了三番,成为名副其实的中国绿色大粮仓。与此同时,加封中国优质稻米之都的哈尔滨,如今以绿色生态的自然优势和雄厚的仓储加工工业基础,把哈粮卖到全国乃至全世界,实现了从粮食产品输出到品牌输出的转变。

粮食部门职能变迁

从监管到服务从管政策到管市场

从曾经保障粮食供应充足,到如今维护国家粮食安全,让市民吃出美味吃出健康,再到让黑土地上出产的绿色粮食卖到全国乃至全世界市场……改革开放的40年,也是冰城粮食部门职能转变的40年。

“计划经济时代粮食部门以粮食生产周期作为行政管理的工作周期,如今我们的工作不仅要考虑生产周期,更多的时候要以市场为基点,从资源配置,价格、供求关系和竞争等维度谋划粮食工作。”在市粮食局局长师逸看来,改革开放40年是哈市粮食部门从管政策到管市场转变的40年。“曾经是单纯收粮卖粮,而如今我们要依托于中国优质稻米之都的金字招牌把冰城稻米的品牌做大做强,推动哈尔滨粮食经营主体由一元化主导向多元化发展转变。”

改革开放的40年也是冰城粮食部门从行政管理者向市场服务者转变的40年。如今,除了粮食生产者外,全市的粮食购销企业,经纪人、粮食种植合作社、大米饲料淀粉等涉粮加工企业都成为粮食部门服务的对象。

40年来,冰城粮食部门的职能实现了从原来管产品到如今管产业的转变。“计划经济时代,不憋粮、不坏粮,粮食的产量和库存数量是行政管理者最关注的问题。”师逸说,如今,随着生产力水平的提升和仓储加工技术设施的完善,哈市粮食部门开始把更多的精力放在粮食产业链延伸上,落实“农头工尾”和促进一二三产业充分融合上。过去40年里,通过行政职能转变和不懈的奋斗,哈粮人把一个个兴产业、富乡民发展蓝图变成了现实。

展望未来,哈粮人将一如既往地坚持改革不动摇,坚持走市场经济之路不动摇,在承担保障国家粮食安全重任的同时,以“粮头食尾”“农头工尾”为抓手,培育壮大粮食产业,引导“哈粮”走上高质量发展之路;以“中国优质稻米之都”为载体,以“哈尔滨大米”为旗舰,五常稻花香、方正富硒米、延寿香米、通河生态米为护卫舰,叫响哈尔滨优质粮食品牌;进一步解放思想,深化改革,推进冰城粮食服务体系建设、粮食安全体系建设、粮食品牌体系建设、粮食加工产业体系建设、党风廉政责任体系建设,抒写新时代的哈粮传奇!


返回顶部